my blog
2018-11-09 13:46:22
用法语怎么数数
“法国人是个很奇怪的民族,”我的语言老师这么和我说,“整个欧洲就没人喜欢法国人,大家都觉得他们古怪。人家往右,法国人就要往左;人家往左,法国人就要往右。而且他们对此还特别自豪!”
这通地图炮告诉我两个基本事实:一、老外也搞地域歧视;二、学法语看来是要悲剧。
果不其然,刚刚学到第二课《数字》,我就为法国人深深的脑洞所折服了,让我们来看看他们是怎么数数的:

2018-11-05 13:10:55
买房
本博的上一篇文章,是今年2月15号发的。转眼间多半年过去,诞生了新的断更纪录。
你以为这半年里我去地球哪个偏僻角落里放飞自我了,然而并没有,连湾区方圆几十平方英里的地界都没离开。搁以前,三个月不出去玩我就浑身发痒坐立不安,这次非但没痒反而身心极度充实,恨不得天天都是周末天天都能宅在家里。咋回事?就因为买了个房子。
之前在北京住了将近20年,我都没买房,从研究生毕业的天之骄子活脱脱混成了被政府嫌弃的低端人口,然后就被清理出境了。现在到美国不足两年赶紧买房,再不敢对党和政府的谆谆教诲置若罔闻了。

2017.12.5
长大后,你就成了妈
“快一点、快一点、快一点!赶紧的、赶紧的、赶紧的!!”
我们家的一天,是从这段Rap开始的,表演者是美美,叉着腰站在卫生间门口;听众是小伊,手拿牙刷一脸无辜地站在洗脸池边的踏脚凳上。节奏之中,偶尔还穿插着一些高音部合声,比如“动起来不要装雕像!!”,以及“再不动妈妈走啦!”之类。继而便是小伊一声尖叫,表示演出进行到了高潮。
好不容易结束了卫生间的战斗,两人接下来移师卧室,就今天应该穿花裤子还是素色裤子,应该扎粉色头绳还是黑色头绳继续展开争夺。过程一般是这样的:

2017-6-15 14:46:22
看我七十二变 -- 《西班牙语入门·动词分词篇》
“天啊,如果我能把那条出名难学的分词用法从头到尾说出来,声音响亮,口齿清楚,又没有一点儿错误,那么任何代价我都愿意拿出来的。”
----都德·《最后一课》
“西班牙语和法语,都是从拉丁语演化而来的。”第一次上课,我的老师就这么说,“拉丁语是罗马人发明的,你知道,罗马人是很讲规矩的,和你们这些工程师一样,所以,他们发明的语言也很讲规矩。西班牙语基本继承了这一点,虽然规则有很多,但你只要记住它们就好了,像英语那样同一个字母在不同单词里发音完全不同的情况,西班牙语里不会出现。同样是从拉丁语来的,法语就很随意,你知道,法国人那么浪漫,做事完全没规矩……”

2017-05-16 12:50:16
致再也不用逛商场的周末
好几年前,来美国出差的时候,一个Google的技术大佬,边遛狗边和我聊天。他说,“我都这个级别了,做搜索这么多年,还折腾个啥?你看我现在最发愁的就是每个周末带我家孩子去哪玩!Google搜索一堆网页结果也没用啊,它就应该直接告诉我,这个周末去哪里玩。”
结果,后来,就有了Google Assistant。
我不知道这位大佬现在还发不发愁,但令人倍感欣慰的是,我虽然没有大佬那么成功,却能和他发一样的愁,周末到底带娃去哪玩呢?

2017-04-12 17:00:59
不是那个波希米亚
2010年1月18日,阴雨绵绵的星期一,因为是马丁·路德·金纪念日,所以呆在美国出差的我也没工作可做。湾区这地方,室内活动基本等于零,只要一天不出门,就能把人憋死。所以只要外面不下刀子,我都不要呆在屋子里。
这天的确是没啥地方好去,于是信马由缰开着车一直往北,跨过金门大桥,进入Sonoma县境内。中午,到达Santa Rosa,一个典型的高速路边城市,在麦当劳里吃个汉堡,把油箱加满,我决定离开高速路,向西一直开到海边,然后从1号公路开回家。梦境之旅就此展开……
刚开始的一段路,两边都是葡萄田,葡萄架是空的,但排列整齐规模宏大,像无数小小十字架,看上去颇为壮观。当时我还想,等春天到了要再来看看,满眼嫩绿应该会很漂亮。20分钟后,小路弯弯进了山,遮天蔽日的大树占据了道路两侧,本来天气就阴得不行,我只好打开了车灯。路的左手边有一条小河,透过重重的树荫能隐隐约约看到河对岸。这是条很“野”的河,没经过任何人工修整,整棵倒掉的大树就直楞楞地架在河上、或者插进水里,树干上裹满了青苔。按中国人的说法,阴气又重、湿气又大的地方,老幼妇孺都要回避;但老美不讲究这个,人家有本事就把房子盖在河边。在靠公路这头的,修一条石子小路进门;在河对岸的,就修一座小桥跨过去。每前进几分钟,便能遇到一座这样的房子。天是黑的,树是黑的,路是黑的,河也是黑的,只有房子窗户里透出的点点灯光,像夜里的萤火虫一样。

2016-12-5 11:25:52
没有远方
这个世界,在以我们未曾预料的方式和速度变化着。
年初的时候,谁能想到川普能赢得美国大选?谁能想到韩国的女总统竟然是木偶?谁能想到菲律宾临阵倒戈投奔了我党的怀抱?谁能想到三星出了新手机,本来是想干死苹果的,结果把自己炸死了?谁能想到土耳其敢打俄罗斯的战斗机?谁能想到马蓉给老公戴帽子的方式竟然和演戏似的?谁能想到一脸成功人士心灵导师相的王石竟然也要低三下四求人办事?谁能想到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Bob Dylan,老哥拒不理奖,然后又高高兴兴地领奖了?如果评选年度主题,今年当数八卦的一年,一小撮人可劲折腾,绝大多数吃瓜群众天天都有好戏看。
《其实正是那些不安值得你继续活下去》,朋友圈里的一篇雄文如此说到。我觉得他想表达的是“其实正是那些八卦值得你继续活下去”,但没好意思写在标题里。难道不对吗?人与猫啊狗啊等寻常动物的最大区别,就是人爱八卦。之于大自然的万事万物,这种八卦就叫好奇心,叫探索精神;之于人与人之间,就叫朝阳群众、居委会大妈。从这个角度看,Elon Musk就是新能源领域的居委会大妈,朝阳区的。

2016-11-09 12:00:03
阿特拉斯,耸耸肩 -- 观美国大选有感
这次美国的总统选举一波三折,其间各种狗血剧情让最牛逼的作家和编剧都不得不叹服。有人说,这就是《纸牌屋》啊!可惜我不看美剧。但是,伟大的思想总是相通的,如同《1984》在几十年前就分毫不差地描述了极权统治的种种恐怖一样,犹太作家安·兰德的巨著《阿特拉斯耸耸肩》在60年前就预言了当下的美国,一个走在分裂边缘的社会。《阿特拉斯耸耸肩》是本巨著,作者试图将其政治和哲学理念融入小说的情节中,使得某些段落极其冗长。若不是我曾住院卧床一个星期,恐怕也没时间把它全部读完。但如果真的读完了这本书,再看看大选里两位候选人的言论和主张,“真TMD就是这么回事啊!”你肯定会说。
下面我摘录一些精彩段落,安·兰德这个作家在北美之外的影响力都不大,但她的“理性利己主义”曾被黄金时代的美国人奉为圣典,只是现在的美国人恐怕都忘了吧。嗯,也许没忘,但是太过政治不正确,所以不好说出口罢了。
关于金钱,作者是这么说的:

2016-06-15 15:00:03
在四个轮子的地盘上用两个轮子狂奔
在还没到美国的时候,我就决定要骑自行车上班,因为我已经骑车上下班9年了。在北京这个神奇的地方,上下班时间汽车的平均时速只有10几公里。鄙司又偏偏位于宇宙中心五道口,那个堵车的盛况,全银河系的人都想不到,宇宙中心竟然是个大停车场。每天,我就如游鱼,或者说泥鳅一般在这茫茫无垠的停车场里钻来钻去,管他擦身而过的是夏利还是玛莎拉蒂,路边站的是城管还是交通警察,谁都不能阻止我前进的步伐。因为骑自行车骑得太爽,导致我开车也喜欢见缝就钻哪怕兜圈子绕远也不肯停下来。这么鸡贼下去恐怕得被美国警察罚破产,所以,还是骑自行车安全。
但在一个拜四个轮子教的国家搞两个轮子,这实在不是易如反掌的事,首先要考虑的就是把家安在哪里。以美国人一盘散沙的居住风格,上下班单程几十公里稀松平常,开车几十公里当然不算个事,但骑自行车的话,基本就甭想工作,揉揉腿、喝点水,再骑回家一天就结束了。如果把家安在公司旁边呢,鉴于鄙司对房价出乎意料的影响力,恐怕每个月挣到手的钱还不够交房租的。
穷人啊,生活不容易。

2016-06-06 10:44:33
我们究竟做了多少家务?
我挺懒的,但同时非常不幸又有点爱干净(还好没到洁癖那个程度),由此可以想见,我对做家务这件事既恨又爱、不做不行、做了又烦的无奈心情。比如说,每天吃完早饭,总要把全屋子的地板都拖一遍,才能上班去。如若不然,那一地的线头、绒毛、饭渣、头发,就仿佛变成了小蚂蚁,在心头爬来爬去。真的忍住一天不拖,晚上回家的时候,就会听到拖鞋踩在地板上发出沙沙的声音,蹲下身子借着手电光一看,地板上一层细砂似的浮尘。天啊,这就再也不能忍了,只好拖拖拖。干净的地板,塑料拖鞋踩上去会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只有听到这个声音我才能放下心来。
再说做饭,要做饭就得洗菜吧?洗洗切切20分钟,弄出一大堆菜叶子土豆皮,这其中当数莴笋最讨厌,皮又厚又硬,削一半吃一半。结果锅还没热垃圾桶就满了。得嘞,倒垃圾去吧,小心,万一塑料袋不牢,汤汤水水淋了一路,你还得打扫。还是不说这个了,菜总算洗完切完炒熟了,端上桌来吃得开心,但开心也仅仅是不到20分钟而已,谁让我吃饭快呢。吃完饭又是不停地收拾,尤其有了小伊之后,这家伙洒在地上的饭比吃到嘴里的都多。屋子收拾干净了,厨房还有一大堆碗要洗,Jesus,不只是碗,还有炒菜锅、炖汤锅、电饭锅……最后,总算把小样儿的们都收拾停当,那满脸油污的抽油烟机又开始招手……我大概算了算,准备一顿饭再收拾干净至少一个半小时,吃只用15分钟。
美美同学更极客,因为她是个洁癖。除了做饭洗碗铺床叠被之外,她每天要洗一大堆衣服,洗完要晾,晾干要收。冬天到了,她还发愁衣服晾在阳台上总不干,于是把湿衣服摊在暖气片上、茶几上、椅背上甚至电视机上,整个家活像个洗衣房。这还不算,美美每天要把屋子里的所有家具都擦一遍,把卫生间的地板用抹布擦一遍,游戏室的地垫用抹布擦一遍。我说别擦了歇会儿吧,她弯着椎间盘突起的老腰指着地垫上一点用放大镜才能看清楚的渣子说,你看你看,这么脏,不擦行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