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blog
2016-06-06 10:44:33
我们究竟做了多少家务?
我挺懒的,但同时非常不幸又有点爱干净(还好没到洁癖那个程度),由此可以想见,我对做家务这件事既恨又爱、不做不行、做了又烦的无奈心情。比如说,每天吃完早饭,总要把全屋子的地板都拖一遍,才能上班去。如若不然,那一地的线头、绒毛、饭渣、头发,就仿佛变成了小蚂蚁,在心头爬来爬去。真的忍住一天不拖,晚上回家的时候,就会听到拖鞋踩在地板上发出沙沙的声音,蹲下身子借着手电光一看,地板上一层细砂似的浮尘。天啊,这就再也不能忍了,只好拖拖拖。干净的地板,塑料拖鞋踩上去会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只有听到这个声音我才能放下心来。
再说做饭,要做饭就得洗菜吧?洗洗切切20分钟,弄出一大堆菜叶子土豆皮,这其中当数莴笋最讨厌,皮又厚又硬,削一半吃一半。结果锅还没热垃圾桶就满了。得嘞,倒垃圾去吧,小心,万一塑料袋不牢,汤汤水水淋了一路,你还得打扫。还是不说这个了,菜总算洗完切完炒熟了,端上桌来吃得开心,但开心也仅仅是不到20分钟而已,谁让我吃饭快呢。吃完饭又是不停地收拾,尤其有了小伊之后,这家伙洒在地上的饭比吃到嘴里的都多。屋子收拾干净了,厨房还有一大堆碗要洗,Jesus,不只是碗,还有炒菜锅、炖汤锅、电饭锅……最后,总算把小样儿的们都收拾停当,那满脸油污的抽油烟机又开始招手……我大概算了算,准备一顿饭再收拾干净至少一个半小时,吃只用15分钟。
美美同学更极客,因为她是个洁癖。除了做饭洗碗铺床叠被之外,她每天要洗一大堆衣服,洗完要晾,晾干要收。冬天到了,她还发愁衣服晾在阳台上总不干,于是把湿衣服摊在暖气片上、茶几上、椅背上甚至电视机上,整个家活像个洗衣房。这还不算,美美每天要把屋子里的所有家具都擦一遍,把卫生间的地板用抹布擦一遍,游戏室的地垫用抹布擦一遍。我说别擦了歇会儿吧,她弯着椎间盘突起的老腰指着地垫上一点用放大镜才能看清楚的渣子说,你看你看,这么脏,不擦行么!

2016-5-2 15:40:09
把空房子填满是一种什么体验?
几个月前,我、美美还有老妈,三个人一起数了数我们究竟搬过多少次家。老妈老爸共搬过6次,去年终于搬进了最心宜的电梯豪宅。我们之前共搬过5次家,从西城到海淀再到朝阳区。最后这第6次不但从次数上追平了前辈,从距离讲上更是一骑绝尘,搬到了一万公里外的美国。
比起国内,老美出租房子的作风很不一样。其最大优点是出租屋普遍干净,基本不用怎么清扫就可以住。但再干净的房子也难以通过美美的检查,稳妥起见,我还是得找“专业人士”弄弄屋里的地毯。专业人士的出场价可都是很贵的,随便问了问,打扫两个卧室就要将近200刀,好家伙,这时薪,妥妥上流社会收入水平。一个中低产阶级竟然要给上流社会付这么多钱,实在不甘心。
想要便宜,只能团购。Groupon.com,美团点评的带头大哥。大哥的网站上,高温地毯清洁的团购一搜一大把,而且只要49块钱,天啦撸,原来帝国主义的团购也这么实惠。挑个评价不错的下单,信用卡支付,看起来挺顺利的,岂知问题接着就来了。

2016-4-15 11:47:39
Amber Alert,你见过这个孩子么?
昨天早上,我正坐在大会议室里等着培训,突然手机发出一种奇怪的响声。不是来电,不是短信,也不是应用程序推送,特别像《星河战队》里青春号战舰坠毁前的那种报警声。我赶紧把手机从书包里掏出来看,在锁住的屏幕上显示着一个奇怪的对话框,这样的:
<Amber Alert>
因为3年前那个震惊全国的偷车杀婴案,我被朋友圈科普一通,说美帝国主义也丢孩子,但绝大多数能找回来,靠的就是一个叫Amber Alert的系统。这个系统联接全国的广播电台、卫星电台、电视台、网络媒体、公路信息显示牌,也会通过各大运营商的小区广播服务连接到普通人的手机,一旦有儿童丢失,警报发出,那就是风声鹤唳响成一片。据说,绝大部分并非丧心病狂的犯罪分子,被Amber Alert一吓都会主动放弃,毕竟这种人民战争的气势太恐怖了。

2015-12-21 10:54:11
柬埔寨个人旅游签证申请指南
其实很没有必要写这个所谓“指南”,因为申请柬埔寨个人旅游签证实在是太容易了,只需要去柬埔寨外交部官方的电子签证网站上点几下鼠标,填一些个人信息,再用信用卡在线付费,一天之内就批下来了。被各种惨无人道的签证规定折磨了许多年,我这一时间竟然被好客的柬埔寨人民感动得热泪盈眶。
<柬埔寨个人旅游签证>
作为冲出亚洲走向美洲之前的“毕业旅行”,希望这次带着小Zoe的吴哥窟之旅能够圆满成功!

2015-12-5 22:06:05
骊歌
万圣节之夜,我坐了一天的飞机,从旧金山飞到芝加哥再飞到纽约,摸着黑出门,摸着黑进城。机场外面,照例排着一长队的黄色出租车,纽约的黄色出租车。我的司机是个瘦瘦高高的年轻人,肤色很白,短发,又穿了一件白色的毛线衣。
“@$(^&*%#@&*^()&?”他一开口,我竟然没听懂他说的是啥。
“对不起,你说什么?”

2015-11-28 21:45:54
“我听这种音乐的时候最爱你”
有本书很火,名字叫《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具体内容没看过,书名倒是被到处引用。每当我在微博朋友圈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就禁不住想想,谁陪伴了我最长的时间?不是老妈老爸,从我上大学起他俩就自己玩自己的去了;也不是老婆孩子,按从出生算,她们还没有认识我多长时间呢;也不是朋友同事,这些人里有几个倒是认识得蛮久的,但可以称得上是“陪伴”么?思来想去,陪我最久的并不是哪个人,而是音乐。
我能记得的最早的一首歌是《采蘑菇的小姑娘》,幼儿园里学的。我总觉得当时学这首歌是为了跳舞,穿上采蘑菇的衣服,手拎小篮子,边唱边跳地上台表演。但爸爸妈妈从来没提过我有任何登台表演的历史。而且,让一个傻小子男扮女装去演采蘑菇的小姑娘,总觉得老师的脑袋肯定是被驴踢了。所以这件事更大的可能是我自己臆想出来的,至于为什么会如此臆想,也许是我太喜欢这首歌了吧。
像这种古怪的事情还有挺多的,上小学的时候,港台音乐引进大陆,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郭富城唱《我想偷偷对你说我爱你》,挺好听的嘛。于是转天去火车站前的小摊上买了一盘郭富城的磁带,7块钱。后来老爸怎么的就知道了这件事,也没跟我说,自己跑到站前的售货摊把摊主骂了一顿(也怪能找得到的),意思就是你们骗小孩也不能这么没底线,破磁带你当是金子做的啊要7块钱一盘!这件事告诉了我几个道理:

2015-10-13 13:07:12
一座大饭店
很早很早以前,爸爸妈妈带着我去“旅行”。那会儿其实还没有这么颇具情怀的说法,就是出去玩。那会儿家里也穷,出门在外一分钱掰两半花,只住得起最便宜的小旅馆。话说都这么穷了为啥还要出去玩?咱就是这么任性!我的小学和中学时代,住的最多的就是北京前门各个胡同里的“国营”旅馆,现在全都拆了,一个没剩。
曾经去过一次天津,在和平路劝业场旁边发现了一座巨有型的老建筑,门廊上写四个大字“国民饭店”。走进去看看,嚯,瞧瞧人家这大堂,瞧瞧人家这吊灯,瞧瞧人家这楼梯,晃瞎眼了简直。“就住这儿吧。”一贯有腐败倾向的老爸说。“150多块钱住一晚,不值当啊,有这钱干点啥不好?!”一贯勤俭持家的老妈说。最终,老爸服从了老妈,我们全家移师50块钱一晚的地下室小旅馆,晚上停电漆黑一片,吓得老妈一宿没睡着觉。
那是我第一次接触所谓“饭店”,那大堂、吊灯、楼梯,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一个人有没有败家的潜质,从小就能看出来。

2015-2-23 22:40:57
聊聊天,在每一段专车的路上
我想来说说专车的事,但这之前,我想先说说信用卡。本来,我对各种专车app抱有极为谨慎的态度,主要原因是他们都都要求绑定信用卡,但我实在没法相信某个开业一年多员工几十号的公司能够保证你的信用卡信息不外泄。别说他们,微信支付上线一年多了,我都没敢绑定信用卡,支付宝钱包用了三年,我才敢开通快捷支付。在钱这个问题上,再怎么小心也不为过。
转机出现在申请中国银行知音联名信用卡之后,我在中国银行的网银里发现一个非常高大上的“虚拟银行卡服务”,用这个功能,每张实体信用卡最多可开通20张虚拟卡,虚拟卡与实体卡共享总额度,但拥有自己独立的卡号、有效期、CVV码和消费限额,有效期和限额可以随时修改,虚拟卡也可以随时注销重新申请,方便至极。
于是我申请了一堆虚拟卡,每张卡的单笔消费限额200块,总消费额度800块,然后安装了一堆专车app,每个app绑定一张虚拟卡,这样即使信用卡信息泄漏,最多不过损失800块,根据被盗的卡号还能查出来是哪个app犯的事。

2014.12.5
似水的流年
早晨7点,阳光透过窗帘照进屋来。我看看左边的美美,睡得正香;右边的小伊,经过一夜扭动,她的小床早就没有了模样。至于她的脑袋身子胳膊腿都在什么方位,我费了半天劲才搞明白。确认情况安全之后,我以大学军训中学到的匍匐姿势,倒着从床上蹭下地,生怕动作稍大把脑袋埋在褥单子里的小怪物吵醒了。抱着自己的睡衣踮着脚尖溜出卧室,刷牙洗脸上厕所,准备好早点和牛奶,检查一下有没有老美同事催命的邮件,这时大概是7点半。有50%的可能性,小伊会在数分钟内醒过来,于是马上要换尿裤冲奶粉,然后她很有可能非常感激地拉一大泡屎在新换的尿裤里,所以我也要非常感激地和美美配合着给伊洗屁股洗手洗脸擦护肤霜。接下来是全家早饭时间,如果伊心情好,会往地上扔一块鸡蛋羹,如果心情不好,丫会把所有鸡蛋羹都扔地上。
当然,也有另外50%的可能性,小伊会一直睡啊一直睡,多半因为昨天夜里闹得太凶,所以美美也不省人事地一直睡一直睡,俩人曾携手创造过从晚上9点睡到上午9点10分中间不上厕所的最高纪录。这时我最清闲,多半会抱着本书躺在客厅的沙发上读读,顺便欣赏欣赏窗外的雾霾或者大风。
与之相对应,每天晚上7点至10点是另一段战斗时间。晚饭后,小伊如果心情好,可以自己到处跑,如果心情不好,就赖着要抱。一个人负责哄着她,另一个人去洗碗洗澡洗衣服。这时务必要加倍当心,被娃折磨了一天的美美和被代码折磨了一天的我,纵然有多想偷懒,也得绷紧了从头发梢到脚底板的所有神经盯着她,不然转眼之间她就会从写字台上掉下来,从茶几上掉下来,从沙发上掉下来,或者从其它各种莫名其妙的地方掉下来,牛顿的万有引力学说真是太伟大了。等熬到9点,小伊洗完澡开始吃奶,我就能暂时松口气了,要么刷刷奶瓶,要么刷刷知乎,等着美美把酒足饭饱的小伊放倒。这里也有两种可能性,要么小伊玩得太high太累了,脑袋一沾床就睡了过去。要么她玩得太high太兴奋了,怎么都不睡,美美用尽十八般武艺,也不能让她的大脑皮层进入抑制状态。于是你来我往战个不休,最夸张的一次从9点战到10点半,小伊才一头栽倒在床上,美美则一头栽倒在地板上。

2014-4-16 12:01:22
想薅羊毛,并不是件很容易的事
本来,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无忧也无虑。都怪那个叫微信的东西,蹲厕所的时候在上面闲逛,不知怎么的发现一个叫“大玩家”的订阅号,和着马桶的冲水声看了若干贴子,就对薅银行的羊毛产生了兴趣。我觉得招商银行真应该出钱追杀“大玩家”,不知多少招行用户都被他忽悠走了,我也算半个。岁数一大就容易被忽悠,估计我老了也是个天天去听保健品讲座的主。
在过去的七年里,我手头只有一张招行的携程联名信用卡,额度不多也不少,经常出差刷到爆,也就有了些积分。我从来都不知道这些积分是怎么算出来的,隔三差五上网去看看,发现能换个吹风机、电饭煲,还挺高兴。我也从来不知道“携程联名”具体有啥用,虽然卡上印着个携程的号,却从来没登录过。有过一次商家刷错卡、一次被盗刷、一次盗刷未遂的经历,招行都处理得非常妥贴,出门在外临时额度也给得足够(曾经在纽约街头把临时额度都刷爆了,打电话过去央求,结果招行在临时额度上又给了一万块的临时额度,救我一命),于是就这样用了七年。最近招行发短信说可以申请全币种Visa卡,非美元货币免收转换费,我就回了条短信,结果不几天新卡就寄到了,黑色卡面带Visa Signature的标,相当漂亮,于是我就更加铁杆粉丝了一些。
<招商银行全币种国际信用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