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blog
2015-12-21 10:54:11
柬埔寨个人旅游签证申请指南
其实很没有必要写这个所谓“指南”,因为申请柬埔寨个人旅游签证实在是太容易了,只需要去柬埔寨外交部官方的电子签证网站上点几下鼠标,填一些个人信息,再用信用卡在线付费,一天之内就批下来了。被各种惨无人道的签证规定折磨了许多年,我这一时间竟然被好客的柬埔寨人民感动得热泪盈眶。
<柬埔寨个人旅游签证>
作为冲出亚洲走向美洲之前的“毕业旅行”,希望这次带着小Zoe的吴哥窟之旅能够圆满成功!

2015-12-5 22:06:05
骊歌
万圣节之夜,我坐了一天的飞机,从旧金山飞到芝加哥再飞到纽约,摸着黑出门,摸着黑进城。机场外面,照例排着一长队的黄色出租车,纽约的黄色出租车。我的司机是个瘦瘦高高的年轻人,肤色很白,短发,又穿了一件白色的毛线衣。
“@$(^&*%#@&*^()&?”他一开口,我竟然没听懂他说的是啥。
“对不起,你说什么?”

2015-11-28 21:45:54
“我听这种音乐的时候最爱你”
有本书很火,名字叫《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具体内容没看过,书名倒是被到处引用。每当我在微博朋友圈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就禁不住想想,谁陪伴了我最长的时间?不是老妈老爸,从我上大学起他俩就自己玩自己的去了;也不是老婆孩子,按从出生算,她们还没有认识我多长时间呢;也不是朋友同事,这些人里有几个倒是认识得蛮久的,但可以称得上是“陪伴”么?思来想去,陪我最久的并不是哪个人,而是音乐。
我能记得的最早的一首歌是《采蘑菇的小姑娘》,幼儿园里学的。我总觉得当时学这首歌是为了跳舞,穿上采蘑菇的衣服,手拎小篮子,边唱边跳地上台表演。但爸爸妈妈从来没提过我有任何登台表演的历史。而且,让一个傻小子男扮女装去演采蘑菇的小姑娘,总觉得老师的脑袋肯定是被驴踢了。所以这件事更大的可能是我自己臆想出来的,至于为什么会如此臆想,也许是我太喜欢这首歌了吧。
像这种古怪的事情还有挺多的,上小学的时候,港台音乐引进大陆,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郭富城唱《我想偷偷对你说我爱你》,挺好听的嘛。于是转天去火车站前的小摊上买了一盘郭富城的磁带,7块钱。后来老爸怎么的就知道了这件事,也没跟我说,自己跑到站前的售货摊把摊主骂了一顿(也怪能找得到的),意思就是你们骗小孩也不能这么没底线,破磁带你当是金子做的啊要7块钱一盘!这件事告诉了我几个道理:

2015-10-13 13:07:12
一座大饭店
很早很早以前,爸爸妈妈带着我去“旅行”。那会儿其实还没有这么颇具情怀的说法,就是出去玩。那会儿家里也穷,出门在外一分钱掰两半花,只住得起最便宜的小旅馆。话说都这么穷了为啥还要出去玩?咱就是这么任性!我的小学和中学时代,住的最多的就是北京前门各个胡同里的“国营”旅馆,现在全都拆了,一个没剩。
曾经去过一次天津,在和平路劝业场旁边发现了一座巨有型的老建筑,门廊上写四个大字“国民饭店”。走进去看看,嚯,瞧瞧人家这大堂,瞧瞧人家这吊灯,瞧瞧人家这楼梯,晃瞎眼了简直。“就住这儿吧。”一贯有腐败倾向的老爸说。“150多块钱住一晚,不值当啊,有这钱干点啥不好?!”一贯勤俭持家的老妈说。最终,老爸服从了老妈,我们全家移师50块钱一晚的地下室小旅馆,晚上停电漆黑一片,吓得老妈一宿没睡着觉。
那是我第一次接触所谓“饭店”,那大堂、吊灯、楼梯,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一个人有没有败家的潜质,从小就能看出来。

2015-2-23 22:40:57
聊聊天,在每一段专车的路上
我想来说说专车的事,但这之前,我想先说说信用卡。本来,我对各种专车app抱有极为谨慎的态度,主要原因是他们都都要求绑定信用卡,但我实在没法相信某个开业一年多员工几十号的公司能够保证你的信用卡信息不外泄。别说他们,微信支付上线一年多了,我都没敢绑定信用卡,支付宝钱包用了三年,我才敢开通快捷支付。在钱这个问题上,再怎么小心也不为过。
转机出现在申请中国银行知音联名信用卡之后,我在中国银行的网银里发现一个非常高大上的“虚拟银行卡服务”,用这个功能,每张实体信用卡最多可开通20张虚拟卡,虚拟卡与实体卡共享总额度,但拥有自己独立的卡号、有效期、CVV码和消费限额,有效期和限额可以随时修改,虚拟卡也可以随时注销重新申请,方便至极。
于是我申请了一堆虚拟卡,每张卡的单笔消费限额200块,总消费额度800块,然后安装了一堆专车app,每个app绑定一张虚拟卡,这样即使信用卡信息泄漏,最多不过损失800块,根据被盗的卡号还能查出来是哪个app犯的事。

2014.12.5
似水的流年
早晨7点,阳光透过窗帘照进屋来。我看看左边的美美,睡得正香;右边的小伊,经过一夜扭动,她的小床早就没有了模样。至于她的脑袋身子胳膊腿都在什么方位,我费了半天劲才搞明白。确认情况安全之后,我以大学军训中学到的匍匐姿势,倒着从床上蹭下地,生怕动作稍大把脑袋埋在褥单子里的小怪物吵醒了。抱着自己的睡衣踮着脚尖溜出卧室,刷牙洗脸上厕所,准备好早点和牛奶,检查一下有没有老美同事催命的邮件,这时大概是7点半。有50%的可能性,小伊会在数分钟内醒过来,于是马上要换尿裤冲奶粉,然后她很有可能非常感激地拉一大泡屎在新换的尿裤里,所以我也要非常感激地和美美配合着给伊洗屁股洗手洗脸擦护肤霜。接下来是全家早饭时间,如果伊心情好,会往地上扔一块鸡蛋羹,如果心情不好,丫会把所有鸡蛋羹都扔地上。
当然,也有另外50%的可能性,小伊会一直睡啊一直睡,多半因为昨天夜里闹得太凶,所以美美也不省人事地一直睡一直睡,俩人曾携手创造过从晚上9点睡到上午9点10分中间不上厕所的最高纪录。这时我最清闲,多半会抱着本书躺在客厅的沙发上读读,顺便欣赏欣赏窗外的雾霾或者大风。
与之相对应,每天晚上7点至10点是另一段战斗时间。晚饭后,小伊如果心情好,可以自己到处跑,如果心情不好,就赖着要抱。一个人负责哄着她,另一个人去洗碗洗澡洗衣服。这时务必要加倍当心,被娃折磨了一天的美美和被代码折磨了一天的我,纵然有多想偷懒,也得绷紧了从头发梢到脚底板的所有神经盯着她,不然转眼之间她就会从写字台上掉下来,从茶几上掉下来,从沙发上掉下来,或者从其它各种莫名其妙的地方掉下来,牛顿的万有引力学说真是太伟大了。等熬到9点,小伊洗完澡开始吃奶,我就能暂时松口气了,要么刷刷奶瓶,要么刷刷知乎,等着美美把酒足饭饱的小伊放倒。这里也有两种可能性,要么小伊玩得太high太累了,脑袋一沾床就睡了过去。要么她玩得太high太兴奋了,怎么都不睡,美美用尽十八般武艺,也不能让她的大脑皮层进入抑制状态。于是你来我往战个不休,最夸张的一次从9点战到10点半,小伊才一头栽倒在床上,美美则一头栽倒在地板上。

2014-4-16 12:01:22
想薅羊毛,并不是件很容易的事
本来,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无忧也无虑。都怪那个叫微信的东西,蹲厕所的时候在上面闲逛,不知怎么的发现一个叫“大玩家”的订阅号,和着马桶的冲水声看了若干贴子,就对薅银行的羊毛产生了兴趣。我觉得招商银行真应该出钱追杀“大玩家”,不知多少招行用户都被他忽悠走了,我也算半个。岁数一大就容易被忽悠,估计我老了也是个天天去听保健品讲座的主。
在过去的七年里,我手头只有一张招行的携程联名信用卡,额度不多也不少,经常出差刷到爆,也就有了些积分。我从来都不知道这些积分是怎么算出来的,隔三差五上网去看看,发现能换个吹风机、电饭煲,还挺高兴。我也从来不知道“携程联名”具体有啥用,虽然卡上印着个携程的号,却从来没登录过。有过一次商家刷错卡、一次被盗刷、一次盗刷未遂的经历,招行都处理得非常妥贴,出门在外临时额度也给得足够(曾经在纽约街头把临时额度都刷爆了,打电话过去央求,结果招行在临时额度上又给了一万块的临时额度,救我一命),于是就这样用了七年。最近招行发短信说可以申请全币种Visa卡,非美元货币免收转换费,我就回了条短信,结果不几天新卡就寄到了,黑色卡面带Visa Signature的标,相当漂亮,于是我就更加铁杆粉丝了一些。
<招商银行全币种国际信用卡>

2014-3-3 21:42:17
瑞士个人商务签证申请指(感)南(想)
关于瑞士申请签证其实没啥“指南”可写,因为去年年底瑞士大使馆把签证业务外包给了TLSContact中智签证,申请者只需要在线填写个人信息,然后按照系统给出的材料表准备就行。到了预约的时间递交材料,花10分钟审材料,两个工作日就能出签,高效得很。
关于“感想”倒是有些。首先,这都2014年了,申根国家还是如此保守,批个签证而已,非要把旅馆机票都订好才行,逼得大家都搞假行程充数,还乐此不疲。而且,申根签证毫无灵活性可言,多一天有效期都不给,万一行程有变就只能哭了。反正这是我头回申请,要了多次签证,但只给了单次。下回我还要继续申多次,看它什么时候给!
如此教条的签证流程养活了一批签证中介,比如中智签证这种。人家的申请中心竟然设在“侨福芳草地”,不知有多文艺范儿!申请大厅尤如星球大战总指挥部一样,各种门禁各种监控各种保安,不知有多高科技范儿。负责审材料的MM个个都是白皙苗条,说话轻声细语,不知有多白领范儿。我突然想到,应该撺掇撺掇鄙司那些单身宅男和中智签证的白骨精MM搞些联谊活动,一来方便以后申请签证,二来万一撺掇成功,也为解决码农的生活自理问题开辟了新思路不是么。

2013-12-5 13:05:05
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当小Zoe涨着青紫色的脸用了十二个小时爬出她妈妈子宫的那一刻,我知道我们迎来了新的时代。这个时代给人的第一印象是紧张,并非初为人父略带幸福的紧张,而是人命关天分秒必争的那种。本来和医生商量好要亲爹剪脐带的,怎料小Zoe的头刚刚露出大半个,就被医生连裹带拽地拖了出来,眨眼间一刀剪断脐带(我才是亲爹啊?!),抱到旁边的工作台上,从嘴里伸进两根管子开始吸吸吸,边吸边跟我说,“对不起啦,来不及让你剪啦,这小家伙用得时间过长,缺氧,吸了胎粪,情况有点紧急……”然后便是叮叮咣咣像处理生鲜家禽似的声音。
小Zoe就是这样屎尿横飞地来到了这个世界,自己狼狈不堪,还把她妈妈扯得七零八落,主治医生说,“我差点变成补衣服的裁缝了!”
不过,比起后面几个月的折腾,有惊无险的生产反倒不是那么不堪回首。虽然整整生了十二个小时,但其中十个小时都波澜不惊,不仅有午觉睡,还能听着钢琴曲吃烧鸭腿,这般的轻松惬意,从小Zoe出来之后再没重现过。也许是我和美美都爱折腾,这股折腾基因遗传给了下一代,要不就是我给她的名字起错了,反正小家伙刚刚出生就精力旺盛,每天只睡9个小时(我都要睡10个啊!),而且其中的7个小时是白天睡的,入夜之后只小小地打几个哈欠。只要不睡,就要抱着,不然就嚎,嚎到左邻右舍都以为狼来了,嚎到把自己的脸憋得发黑都不换气,那意思是你要不抱我我就一口气背过去给你看看!

2013-10-06 15:52:01
How to kill time
在Google上搜“How to kill time”,结果一堆:“4 Ways to Kill Time”、“16 Creative Ways to Kill Time”、“How to Kill Time at Home or Anywhere”,等等等等,可见老外想杀死时间之迫切心情。老中也不例外,梁实秋不是写过么,“若要一天不得安,请客;若要一年不得安,盖房;若要一辈子不得安,娶姨太太。”
不过,他们都没抓住重点,想要结结实实、不留活口地kill time,不用多,生一个小孩就够了!像我这种大觉迷,能从晚上十点睡到早晨八点,连个梦都不会做。万一半夜被oncall的手机吵醒,就会搞得生不如死血往上涌恨不得天亮立马去公司辞职。结果现在怎么样,一宿要醒过来三、四次,盖盖被子、换换尿布、喂喂奶,你还不能抱怨,不然人家能把上下左右的邻居全都嚎起来陪着。再比如,以前总有时间出去玩玩、拍拍照、写写游记,一副文青范儿。现在别说写游记了,连家门都迈不出去,每天累得跟农民工似的……
更不靠谱的是,你若刷刷微博打打网游kill time,无论什么时候,大喊一声“我要雄起啦!”扔掉手机关了电脑,大把的时间立马满血复活。生小孩就不一样了,从她嚎叫着钻出妈的肚子那一刻起,时间真的就被kill了,再没活过来的可能性,放下手边的所有家伙什,全心全意伺候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