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美尼亚区(Armenian Quarter)

“亚美尼亚”并非宗教,但却能与三大宗教平起平坐,共同划分耶路撒冷古城,这多多少少有点奇怪。我上网搜罗一番,大概了解到是这么回事:罗马帝国镇压犹太人起义后,不少亚美尼亚商人和工匠来到耶路撒冷谋生,罗马军团里也有不少亚美尼亚士兵留在耶路撒冷。公元301年,亚美尼亚宣布皈依基督教,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基督教国家。所以,现在老城里的亚美尼亚居民,其实是世界上资历最老的基督教信徒的后裔。亚美尼亚区不大,就是从Jaffa Gate进去向南,走到Zion Gate的一条小街。没有观光团的打扰,连自助游客也很少,这条小街是老城中为数不多的闹中取静的去处。

耶路撒冷亚美尼亚区的Cathedral of St. James

亚美尼亚区最值得一游的地方就是Cathedral of St. James(Jacques) 。这座教堂临街只有一个小小的门洞,非常低调。但进去穿过一个院子之后,教堂的主体建筑异常宏伟,内部装饰也精美异常。更有身披长袍的牧师手执蜡烛和香炉高唱赞美诗,一切都像回到了中世纪!但偏偏就是这回,我偷了懒,没有随身携带三脚架,教堂里的光线实在太暗,想尽办法都搞不成。待我奔回旅馆拿到脚架再跑回来,人家关门了!从此之后,哪怕只是出门找个饭馆,我都背着三脚架。

耶路撒冷亚美尼亚区的纪念品商店

除了大教堂,小街上还有若干卖工艺品的小店,值得在里面花些时间。亚美尼亚人的工艺品风格独特质量上乘,像这家名叫Garo Sandrouni的小店,已经有25年的手工制陶经验了。我在这里买了一枚由Mother of Pearl雕刻而成的胸针,作为孝敬美美的纪念品。

锡安山(Mount Zion)

耶路撒冷锡安山的大卫王雕像

Zion Gate门外的锡安山是大卫王(King David)的地盘,他是《圣经》中记载的英雄,也是前面讲过的所罗门王(King Solomon)的父亲。他在以色列历史中的地位如同秦皇汉武之于华夏历史。但对于中国人来说,对“大卫”的了解恐怕全都来自米开朗基罗创作的大理石雕塑。没错,那个裸体的美貌男子就是他。

站在大卫王墓的顶层环视锡安山

传说中的大卫王的墓就在锡安山,不过只是个空冢。站在顶层的平台上,锡安山全貌尽收眼底。那个圆形的大城堡是Dormition Abbey(永眠修道院?);脚下的圆顶以及红房子则是耶稣与他的门徒们享用最后晚餐的地方:Cenacle(或者叫Cenaculum,Colnaculum)。古城实在太小了,赫赫有名的圣地全部扎在一起,倒是方便了观光客。

耶路撒冷锡安山的最后晚餐大厅(Cenacle)

Cenacle开放的时间不定,一旦铁门打开就会瞬时挤满游人,好像这里提供免费晚餐似的。不同肤色的导游使用千奇百怪的语言向游人们讲述着大概相同的故事,这点和国内的景点如出一辙。有所区别的是,国外的导游不使用大喇叭,所以人虽多,但并不吵,太让我欣慰了。

耶路撒冷锡安山的Dormition Abbey

Dormition Abbey里,神父带领着一拨游客正在进行庄严的祈祷活动。我想,外国人的旅行团在耶路撒冷肯定有这样的项目安排:“到某某教堂由某某神父带领进行祷告”。中国人比较可怜,去哪里都只能“购物”。

耶路撒冷Dormition Abbey里圣母玛丽亚的长眠之处

相传,耶稣复活升天之后,圣母玛丽亚(Virgin Mary)就居住在这儿,一直到最后长眠,所以这座教堂才取了“Dormition (永眠)”的名字。教堂的地下室里安放着圣母长眠的雕像,来自世界各地的基督徒们在雕像前点起一根根祝福的蜡烛。

这就是耶路撒冷了,浸泡在宗教典故里的中东古城。按说只有一个国家或者民族足够强大,才能向外“输出价值观”;但犹太民族显然有自己与众不同的方式。在大国书写的人类历史中,以色列鲜有露脸的机会。但犹太人的《圣经》却成了支撑大半个世界的精神脊梁。这真是比那些宗教故事还有意思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