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的两星期

(2010.8.20~2010.9.1)

我降世,要救他们摆脱桎梏,领他们走出埃及,去一个富饶宽广、流着奶与蜜的地方,就是到迦南人,赫提人,亚摩利人,比利洗人,希未人,耶布斯人居住的地方。--《出埃及记》(3:8)

如临大敌的午夜航班

我很少在游记一开头就罗嗦这么多,若是对以色列安全部门的工作没兴趣,直接翻到下一页去看耶路撒冷的照片吧:)

虽然出发前看了不少攻略,对机场安检之缜密已颇有准备,但亲身经历时,我依然免不了被搞得花容失色……北京直飞特拉维夫(Tel Aviv-Yafo)的航班一周两趟,全是以色列航空(EL AL)负责运营的LY96次。从首都机场起飞的时间是晚上10点,因为看了不少攻略,我下午5:40就到了3号航站楼,事实证明这有多么必要。EL AL的柜台在3号楼最东边的A区,离起飞尚有4个多小时,这个偏僻的角落已经拉好警戒线严阵以待。旅客在领登机牌之前,要分成“以色列护照”与“非以色列护照”两队,挨个接受安全人员的盘问与检查。我推着行李车晃荡过去,发现所有人都排在“以色列护照”那边,好长的一队,而“非以色列护照”这头空空荡荡。一个等在那里的中国MM招呼我“过来过来”,我就过去了。问题开始,从家里八辈祖宗一直问到俺们云计算的架构是怎么样的。我把准备好的材料全掏出来给她看(务必带邀请信的复印件,不然死定了),她一个字一个字看完,然后又让我拿出名片、工牌来检查。俺们新发的3D工牌着实讨女孩子欢心,她自己玩了半天,又叫来两个以色列小伙共赏。其中一个更是喜欢得不得了,要把他的工牌拿来和我换,老天……我抽空扫了一眼手表,6:40,审查了半个多小时,貌似已经问得没啥可问的了。这时,一个以色列小伙走过来,问我能否讲英语,我说可以。于是他说:“这位姑娘刚入职不久,对业务还不是很熟,我负责指导她,如果你不介意,下面她会把刚才的中文问题用英文重新问一遍,我要随时打断纠正她的错误,你看可以么?”…………………………于是乎,我又耐着性子用英文给这二位讲解了一遍云计算的基本原理,而他俩则给我纠正了Jerusalem的发音,还同我大讲了一通五道口的房价(以色列小伙就住在东王庄)。末了,我清白如纸的身世与又红又专的外企工作史让他们挑不出任何毛病,但小伙还是不放心,看着我邀请信上以色列同事的名字说,我可以给他打电话确认么?-_-!除了可以,我还有其它选择么?于是,小伙抄起手机去旁边打国际长途了。又过了10分钟,我正在和中国MM用英文聊Baha'i Garden,小伙回来了,喜形于色地大喊:“OK, finished!”我看了看手表,7:15。

但事情还不算完,你看我很少在游记的开头就罗哩罗嗦这么多,既然破了例,就罗嗦到底好了。

领了登机牌,过了机场安检,进入候机大厅,刚走到E23登机门旁边,就被认出来了。一个胖胖的以色列安全人员和另一个中国小伙叽里呱啦说了一通英文,我没听太清楚,只听到一个让我肝颤的单词:“alert”!看来我已经触发他们的警报系统了。中国小伙朝我走过来,核实了护照与登机牌,很客气的说:“请跟我走!”得,小黑屋见吧!实际情况比我想象得要乐观些,他们并不准备给我灌辣椒水、上测谎仪。小伙把我领到候机楼一层的安全区域,如果不是坐去以色列的飞机,这地方一辈子都没机会进来。打开两道密码门,进入一个车间,里面有若干身着制服的安全人员正在检查托运行李,我被交给一个胖胖的中国大叔。大叔满头满脸的汗,手拿塑料探棒,在每件行李里的每个瓶瓶罐罐上蹭蹭蹭,然后把探棒顶端的小棉布取下放到仪器里检测。我仔细观察,大概认为他在用探棒收集行李中的灰尘粉沫,然后用仪器检测其中是否有炸药的成分。事实上,这部分情节异常精彩,全世界最先进的检测仪器和最训练有素的安全人员近在眼前,我禁不住掏出手机来偷拍了一张。哪知这个Nokia相当不争气,非要煞有介事的发出咔嚓一声快门响,结果被发现了,只好忍痛删掉……“每件行李都要这么检查么?”我看大叔面容慈祥,就斗胆问了一句。“嗯,所有托运行李和随身行李都要查。以色列人呢,他们的法律规定有义务接受检查,如果不同意可以强行检查,所以他们不用下来,我们直接拆开看。中国公民呢,有各种各样的顾虑,所以必须把你们带下来,当面打开行李检查。”“但我觉得这还是有隐患啊,”我一看大叔态度不错,就开始满嘴跑火车了,“你现在是检查完了,但等会我上去,上面要是有个同伙递给我一些东西,你们不就没查到?”大叔抬起头,一脸严肃地看着我,“你可以试试,我非常认真地告诉你,你可以试试,看查不查得到。”我一看他的表情,心想坏了,这回真的要进嫌疑人黑名单了……大叔继续说:“这都是为了你们的安全,对吧?说不好听点,是你去坐飞机,不是我。我们是信任你这个人,才会让你上去。对于不信任的人,我们自有办法。”“对对对,您说的对,信任最重要。”我赶紧顺势下台阶,脑门上的白毛汗都冒出来了。

20分钟之后,我成功地返回了登机口,胖胖的以色列安全官对我说:“你没事了,可以随便坐,上厕所吃东西都没问题!”跟我同时上来的一对中国夫妻就没这么好运气了,不知道他们怎么就没赢得信任,被要求与安全人员面对面地坐着,直到登机为止,期间无论去哪都要打报告。看到自己被划成了良民,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午夜航班在晚点将近1小时之后,终于安全起飞,机场惊魂告一段落,看着投影电视里的以色列风光,我开始憧憬起接下来的旅程。高挑的空姐端来夜宵,我一看,吓得不轻,这餐刀餐叉竟然都是正常尺码不锈钢造的。摸摸刀刃,相当锋利。看来真如大叔所说,“我们信任你”,既然让你上了飞机,就是信任你,相信你即使手握钢刀,也只是切切面包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