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ptain Beefheart,你妹啊,这么大一碗豆汁

(2012-05-03 14:25:31)

2000年6月份,我买了一本江西文化音像出版社出版的《自由音乐》。在互联网尚未普及的千禧年,这本小书就如同思想品德课上的苍井空。小书中,一位笔名“压迫者的口气和被压迫者的生殖器”的哥们(也没准是姐们)写了篇长文《为乌鸦准备的冰淇淋》,此文的标题其实是一张实验摇滚专辑的名字,专辑的作者是Captain Beefheart(牛心上校)。单单看上面这些莫名其妙的名词,就能大概猜到此君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压迫者的口气和被压迫者的生殖器”也引用了牛心上校自己的话:“人们喜欢旋律和节奏和谐的音乐,因为他们一直在听那种音乐并以那种方式去判断音乐,而我真的想去瓦解这种观念。”换句话说,人们喜欢可口的食物,因为他们一直在吃可口的食物并以那种方式去判断食物,而牛心上校想创造一种新的观念,在这种观念里,食物并非是香喷喷的……我不禁想起那个让我屡屡避之不及的传统北京小吃,豆汁。

Captain Beefheart & His Magic Band Trout Mask Replica

牛心上校和他御用的魔术团乐队(Captain Beefheart and His Magic Band)发行过若干专辑,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这张Trout Mask Replica(鲑鱼面具复制品)。即便最值得一提,该专辑在当时的销售量也差不多近似为0,“传奇摇滚批评家Lester Bangs称这张唱片为‘一次全面成功,摇滚艺术一次辉煌的、令人眩晕的扩展和原始阐明’,而几乎所有其他人都认为这部专辑是彻底的狗屎。”就是这么个东西,我竟然在新街口的音像店里买到了,而且据说还是原版进口的,要120块钱,我想我也是疯了。录制Trout Mask Replica时,整个乐队有两个吉他手、一个贝司手、一个单簧管手、一个鼓手以及主唱Captain Beefheart本人。这个阵容比我知道的大多数摇滚乐队都强大,他们创作出来的音乐也极其“强大”,初次听上去会怀疑是不是合成的时候音轨没匹配上,因为不同的乐器和声部全都各自搞各自的,完全无视什么配合什么韵律,我甚至曾想过,哥几个确定他们表演的是同一首歌么?待我的耳朵经过几天时间的磨合,逐渐适应了Captain Beefheart“新的观念”,专辑中相对比较顺耳的某些段落便慢慢浮现出来。但就整体而言,Trout Mask Replica仍然是一大碗酸臭无比的豆汁。我相信世界上既然有豆汁这东西,就必然有喜欢它酸臭味道的人,只可惜我不是。我始终无法理解的其他事物还包括爵士乐即兴的美感,以及意识流小说的叙事哲学。但也许偶然间读到这篇博客的你,刚好就是个狂热的豆汁fan,Trout Mask Replica也刚好正对你的口味,如果真是这样,我这120块钱也算花得心满意足了。

  试听一首:When Big Joan Sets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