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究竟做了多少家务?

(2016-06-06 10:44:33)

我挺懒的,但同时非常不幸又有点爱干净(还好没到洁癖那个程度),由此可以想见,我对做家务这件事既恨又爱、不做不行、做了又烦的无奈心情。比如说,每天吃完早饭,总要把全屋子的地板都拖一遍,才能上班去。如若不然,那一地的线头、绒毛、饭渣、头发,就仿佛变成了小蚂蚁,在心头爬来爬去。真的忍住一天不拖,晚上回家的时候,就会听到拖鞋踩在地板上发出沙沙的声音,蹲下身子借着手电光一看,地板上一层细砂似的浮尘。天啊,这就再也不能忍了,只好拖拖拖。干净的地板,塑料拖鞋踩上去会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只有听到这个声音我才能放下心来。再说做饭,要做饭就得洗菜吧?洗洗切切20分钟,弄出一大堆菜叶子土豆皮,这其中当数莴笋最讨厌,皮又厚又硬,削一半吃一半。结果锅还没热垃圾桶就满了。得嘞,倒垃圾去吧,小心,万一塑料袋不牢,汤汤水水淋了一路,你还得打扫。还是不说这个了,菜总算洗完切完炒熟了,端上桌来吃得开心,但开心也仅仅是不到20分钟而已,谁让我吃饭快呢。吃完饭又是不停地收拾,尤其有了小伊之后,这家伙洒在地上的饭比吃到嘴里的都多。屋子收拾干净了,厨房还有一大堆碗要洗,Jesus,不只是碗,还有炒菜锅、炖汤锅、电饭锅……最后,总算把小样儿的们都收拾停当,那满脸油污的抽油烟机又开始招手……我大概算了算,准备一顿饭再收拾干净至少一个半小时,吃只用15分钟。美美同学更极客,因为她是个洁癖。除了做饭洗碗铺床叠被之外,她每天要洗一大堆衣服,洗完要晾,晾干要收。冬天到了,她还发愁衣服晾在阳台上总不干,于是把湿衣服摊在暖气片上、茶几上、椅背上甚至电视机上,整个家活像个洗衣房。这还不算,美美每天要把屋子里的所有家具都擦一遍,把卫生间的地板用抹布擦一遍,游戏室的地垫用抹布擦一遍。我说别擦了歇会儿吧,她弯着椎间盘突起的老腰指着地垫上一点用放大镜才能看清楚的渣子说,你看你看,这么脏,不擦行么!

这其实是一种习惯,从小看着父母如此,自己也就如此,以为“事情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嘛!”从来没想过为什么。直到有一天,离开了培养这种习惯的环境,才发现,原来并非全世界的人都是天天擦地板擦家具的。并非外国人懒,实在是因为地板不会脏,每天走在上面都是吱嘎吱嘎的响声。为什么美国的地板就不脏呢?难道都是转基因的?就这个问题我真仔细研究了一番。首要原因肯定是空气,在北京,自从我买了空气净化器之后,拖把头的更换频率就低了不少,但单凭一个净化器,怎么能和混着花香草香的新鲜空气相比呢?美国纵有千种万种槽点可吐,空气好这一样我倒是绝对无话可说。而且,加州还是美国空气质量排名垫底的州,年均PM2.5值在30左右,好的州是3……地板的另一大杀手是衣服上掉的各种线头和毛球,每天早上坐在沙发上穿裤子,脚从裤腿里伸出来那一刹那,N个毛球(N绝对大于5)嘭地顺势飞了出来,落在我刚刚拖干净的地板上。那种心情啊,搞得我都不想穿裤子了。等等,难道美帝的衣服都高级得不掉毛了?非也非也,人家有烘干机。一开始知道美国人民不晾衣服只用烘干机这件事的时候,总以为这国家太不低碳了,得费多少电啊!然而,我很快发现烘干机的一大妙处,尤其对于单身宅男狗来说,你只要准备一套衣服就够了,每天晚上回来,从上衣到袜子,全扔到洗衣机里洗,而后烘干,1个小时之后就变成干净衣服了,出门再吃点麻辣烫都不耽误!但谁都想不到,烘干机带来的最大好处竟然是衣服不掉毛。因为在那1个小时上窜下跳的烘干过程中,所有不坚定的毛球线头统统被吸到了机器的过滤网上了。烘完之后用水一冲,想想这一大坨毛团要是散布在地板上够我拖几个星期,现在竟然被一网打尽了!那种酥爽,就像发现超市竟然有卖剥了皮的瓜子仁一样。洗衣服都这么人性化了,洗碗就更不用说了。要是选举最伟大的家用电器,我绝对投洗碗机一票。毫不夸张地说,有了这东西以后,我觉得三餐质量得到了很大的提高。以前盛菜盛饭的时候,心里总是想着能少用一个碗就少用一个吧,不然一会儿还要刷,结果经常拿着刚刚拌过肉馅的碗又去盛大米饭,或者拿着放剩菜的盘子又去盛菜了。更有甚者,眼睛看着桌上的好菜好饭,脑子里想得却是这个菜粘粘乎乎的盘子好难刷啊!你说这样怎么能全心全意地享受美味佳肴呢?现在,这一切的烦恼都烟消云散,反正有洗碗机,我爱用几个盘子就用几个盘子,我一顿饭就把柜子里的盘子都用光,哈哈哈!

大概半年以前,我在知乎上看到一篇文章,《我们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向平庸的?》。里面有一段是这么讲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终将变得平庸。一个十几岁的青少年无需去maintain什么,因为有父母撑起了保护伞,所以他/她得以把大部分的时间精力放在学习新鲜事物上。而一个四十岁的中年人上有老下有小,外有公事内有家务,要抽时间学习一门新的技能而不是维持生活,很可能会被认为是不负责任…………这就是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杰出成功的人是绝少数——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维持现今的人生就已十分吃力。要牺牲喘息的时间去拼搏,不能说是高尚,只能说是有付出才有回报吧。”

诶?你说中国的科学工作者总拿不到诺贝尔奖,是不是跟他们做了太多的家务活有关?

其实也不是,虽然美国人吃罐装食品、用洗碗机、烘干机,连抹布都是袋装的湿巾,用完即扔,但他们一样有N多的家务活要干,比如剪草坪,比如修理各种家具和房顶,比如清理车库,以及给自己家的门口安装各种诡异的探测器、报警器。院子大的,要围栅栏铺灌溉系统;房子老的,要定期除虫除霉。这些事情虽然做的频率不如擦地板那么高,但弄一次就头疼的要死。

在哪儿生活都不容易,在哪儿生活都逃不掉做家务。但好歹换个地方,就换了一种做家务的方式,这点新鲜感足够让我们high上好一阵子的。心中装着诗和远方,手上忙的是眼前的苟且,这才是生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