骊歌

(2015-12-5 22:06:05)

万圣节之夜,我坐了一天的飞机,从旧金山飞到芝加哥再飞到纽约,摸着黑出门,摸着黑进城。机场外面,照例排着一长队的黄色出租车,纽约的黄色出租车。我的司机是个瘦瘦高高的年轻人,肤色很白,短发,又穿了一件白色的毛线衣。“@$(^&*%#@&*^()&?”他一开口,我竟然没听懂他说的是啥。“对不起,你说什么?”“你去哪里?”他慢慢地又说了一次,这回我听懂了,原来是印度口音的问题。我坐在后排,从后视镜里仔仔细细打量这个司机,需要仔细地看,才能确认他是个印度人。“今天飞机上人很少么?”他问我。“坐了一半吧。”“我就说吧!平常我排20分钟的队就可以了,今天排了一个半小时。”“可能是万圣节的原因,大家都去街上装鬼了,没人坐飞机。”“可能吧,现在downtown那边街上全都是鬼,哈哈哈。你从哪来?中国?”“是啊,北京来的。”“中国人过万圣节么?”“很少人过吧,也就是年轻人。”“我以前在印度的时候就过,很好玩的。”咦?难道这家伙是印度的基督徒?“北京的空气污染,就是那个细小的什么玩意,是不是很严重?”听到这句,我就乐了,真是世界闻名。“这个全看风大不大,风大就还好。”“德里也是那样,灰蒙蒙的。”“我几年前去过德里,挺好玩的地方。”“喜欢印度菜么?”“喜欢啊,所有咖喱都喜欢。”“我们家人也喜欢中国菜,每个周末都要去吃一次。中国人在纽约,开饭馆的开洗衣店的,都很成功,工作非常努力!我家的邻居都是中国人,很棒。”“印度人开餐馆也很成功啊。”“还是中国人更成功。中国政府也很棒,我觉得其他国家都该向中国政府好好学习学习。”没准印度人真是这么想的,上次在德里的Charlottes BnB,老板娘也对北京的规划赞不绝口,不过我还是先当他们是在奉承好了。“还喜欢什么印度菜?”“在斋普尔的时候,吃过用各种Masala做的炒饭,很好吃。还有Thali,好大一个铁盘,上面铺得满满的各种小菜。”去得地方多了,和人聊天就是容易找话题。这司机要是墨西哥人,我还能和他聊聊羽蛇神“斋普尔啊,那真是个美丽的城市。”“想家啦?”“好多年没回去了。本来在印度是有家族生意的,做得也不错。”我又从后视镜里看了看他的脸,肤色很白,想必是很高的种姓,在印度生活无忧的那个群体。“那干嘛来纽约呢?”“还不是当年觉得这里有easy money,就来了。先开快餐店,就是像Subway的那种,你知道吧?结果亏了好多钱。后来就开出租车了。”“想不想回家去?”“我是想回去啊,在印度多好啊,我有自己的大房子,不用上税,你知道纽约的房产税有多高!我在印度的房子不用上税,每个月只要花点买食物的钱就好了。在这里,房子贵,税重,看病也贵得要命!”“那就回去嘛。”“可是我的孩子们不愿意啊,我有两个孩子,一个13岁一个10岁,都上学了,她们喜欢这里的学校,不愿意回印度去。唉……”

说到这里,他就不再讲话了,看着车窗外,时代广场附近的街道上,到处都是半人半妖打扮的人群,霓虹灯闪烁,映出这个城市五彩斑斓的夜色。

今天,是我们结婚第八年纪念日。因为已经是第八年,不痒了,所以我想在这篇纪念日文章里换一换方式,记录记录在另外一个时空的别人生命中几分钟。也许多年之后,我们也会在大街上和别人讲讲自己的故乡,像上面这位印度司机一样,谁说得准呢?

广州市荔湾区宝华路陈添记艇仔粥

“深度给你生存的技能,广度赋予你生活的意义”,这是来自知乎的经典语录。世界这么大,终究得走出去看看。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不了呢,我还有备选方案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