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2013-12-5 13:05:05)

当小Zoe涨着青紫色的脸用了十二个小时爬出她妈妈子宫的那一刻,我知道我们迎来了新的时代。这个时代给人的第一印象是紧张,并非初为人父略带幸福的紧张,而是人命关天分秒必争的那种。本来和医生商量好要亲爹剪脐带的,怎料小Zoe的头刚刚露出大半个,就被医生连裹带拽地拖了出来,眨眼间一刀剪断脐带(我才是亲爹啊?!),抱到旁边的工作台上,从嘴里伸进两根管子开始吸吸吸,边吸边跟我说,“对不起啦,来不及让你剪啦,这小家伙用得时间过长,缺氧,吸了胎粪,情况有点紧急……”然后便是叮叮咣咣像处理生鲜家禽似的声音。小Zoe就是这样屎尿横飞地来到了这个世界,自己狼狈不堪,还把她妈妈扯得七零八落,主治医生说,“我差点变成补衣服的裁缝了!”

不过,比起后面几个月的折腾,有惊无险的生产反倒不是那么不堪回首。虽然整整生了十二个小时,但其中十个小时都波澜不惊,不仅有午觉睡,还能听着钢琴曲吃烧鸭腿,这般的轻松惬意,从小Zoe出来之后再没重现过。也许是我和美美都爱折腾,这股折腾基因遗传给了下一代,要不就是我给她的名字起错了,反正小家伙刚刚出生就精力旺盛,每天只睡9个小时(我都要睡10个啊!),而且其中的7个小时是白天睡的,入夜之后只小小地打几个哈欠。只要不睡,就要抱着,不然就嚎,嚎到左邻右舍都以为狼来了,嚎到把自己的脸憋得发黑都不换气,那意思是你要不抱我我就一口气背过去给你看看!这种小怪兽,换在茹毛饮血的原始人时代,早被狼叼走一百回了,真的,想藏都藏不住。也就是社会主义新中国,有党的关怀,有月子会所众护士腰酸背疼的努力,有她娘的废寝忘食舍生忘死地喂奶,有她爹的千金散去回不来地掏腰包,度日如年熬啊熬啊,总算熬出月子,人家终于学会晚上睡觉白天再嚎了。哎哟喂,我和美美又开始为她拉屎的问题掉头发了。

有时候,她一天能拉二十回屎,同学们,那花王纸尿裤要三块多钱一条啊,你有没有每天光擦屁股就花掉一百来块钱的?有时候,她又能一个星期都不拉屎,我和美美大眼瞪小眼地瞪着她的小肚瓜子,嘿,你说她吃进去那么多脂肪蛋白质都跑哪去了呢?总得意思意思吧??这是一场和屎的战斗,每一块粘了屎的纸尿裤都来之不易!为了了解敌情我们恨不得把每泡屎都吃进去尝尝味道才好!(如果刚巧你嘴里有东西,对不住了!)在战斗中我们学会了使用各种生化武器,妈咪爱啊,斯密达啊,杜密克啊,乳糖酶啊,等等等等。若是这些东西你都认识,恭喜恭喜,想必也是一位吃屎已久的家长吧!

Zoe三个月

喂,我说小Zoe,你听不听得懂爸爸妈妈在讲什么啊?

拉屎问题那只是冰山一角,她三个月了还不能利索地翻身,这运动机能是不是发育迟缓啊?她每天手蹬脚刨一刻不停,是不是多动症啊?你看她屁股上面有个坑,是不是脊柱裂啊?她每天不停地玩命揪耳朵,是不是中耳炎啊?她体重超标,是不是过度喂养啊?她身高不够,是不是奶水没营养啊?苦海无边,简直的,哪都找不着岸……想当年,美美也是李清照转世卓文君附身,随便看见路边蹲着个大叔吃泡面都能从哲学、文学和美学三个角度分析一上午。想当年,我也是“每片羽毛都闪着自由的光辉”的小鸟,中国这么大点地方哪呆得住嘛,不去英国吃吃奶酪去美国飙飙车去泰国晒晒太阳去墨西哥看看玛雅文明那还能叫生活?而今,我俩的对话则变成这个样:“她又嚎了,你快来抱抱,我先上个厕所,从起床憋到现在出人命了。”“哎呀,她又红屁股了,你把护臀霜扔哪了?”“护臀霜不就在桌子上奶瓶旁边嘛!”“你自己来看,这里只有润唇膏!”“看什么看呀我在厕所里蹲着呢你好好找找不行啊!”往下俺就不能再接着说了,不然就要干仗了,这可是跟孩儿她亲妈干仗,比跟屎战斗起来困难多了!所以,当十八届三中全会英明神武地批准可以要两个娃的时候,我们的一致反应是去你大爷的当我是受虐狂啊!不说粗话,小Zoe,你爹妈的意思是这辈子就爱你一个人好不好啊?

Zoe四个月

虽然不能逛街不能看电影不能去摇滚演出现场,无数的旅游计划也跟着泡了汤,虽然别人家的孩子都是从来不哭一哄就睡睡醒就吃吃完再睡,但既然冥冥之中小Zoe就被设计成这个鬼机灵的样子来到我们身边,我也欣然接受一个与众不同的她。毕竟她的妈妈就是特立独行惯了的,而她的爸爸也好不到哪去。今天我和美美结婚6年,小Zoe也快满5个月了,与众不同的一家三口集结完毕,就等个白云飘飘的艳阳天,我们要与众不同地出发啦!